恋老村 > 中年小说 > 梦.缘 > 第一百一十章(终)
听书 - 梦.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一十章(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09年8月26日,天朗气清。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淡淡的金色将整个白色的房间染得温情柔和,仿佛是沐浴在春晖中。

   由于昨晚睡得很晚,醒来的时候却是迷迷糊糊的,隐约间听到老张在通电话,他道:“嗯,就这样,我等会带他回来住,拜托啦,大哥,你就先住宾馆吧,好不?所有的费用我出了,到时候再请你吃饭。”

   我翻身,顿时感觉下身阵阵的刺痛,顷刻间,只觉得红云斐然。甩甩头,清醒着让我不要乱想。

   老张还坐在床尾的书桌前,见我醒来,一脸憨厚的样子。道:“醒啦?我给你带了早点,等会吃完我们就回家了!”

   满足的望了望老张,微微一笑,道:“你刚才和同事说电话,让他把屋子让给我们两个?这样是不是不好呢?”

   老张一怔,眼神中似乎在想着什么,笑道:“嗯,算是吧。不过没关系的,不用管他,他又不是小孩了,还比我胖呢,整个一猪头。”

   看着老张无辜的样子,我忍禁不俊,道:“比你还胖?不是吧?”

   老张似乎有意岔开话题,道:“不管他了,起来吃吧,吃完我们俩回家。宝贝,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家的。”

   “嗯,”我轻轻的道,低着头,只有我知道那一刻,心间的甜蜜。

   近十点的样子,我和老张才到了他的住处。并没有想象中奢华的屋子,也没有想象中豪华的装饰,却是很朴质,在一个小居民区。

   刚一进门,只有两房一室,然而,在我心中却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比昨晚住的酒店还要有一股回家的强烈感觉,让我驻足静静的感受,生怕踏步便会打破那一丝的祥和。

   老张将我的包裹放好在了房中,走出来见我发呆,玩笑道:“怎么?嫌弃啦?”

   我赶紧扭头不理他,自顾自的坐在客厅的凳子上,全然无视他的存在。

   他投降,无辜的样子望着我,道:“好啦,我的宝贝怎么了?家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嘟啷着小嘴,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没,很真实,仿佛是真的回家了。峰,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吗?”

   他拍拍胸口,坦然的样子,顿时生出一丝的豪气与爽快,站起身道:“当然,以后,不管我到哪里工作,房子都是我们的家,虽然给不了你固定的家,但是有你就是一种幸福。”

   我笑:“真的吗?对了,峰,我有事和你说。”

   他忽然哎呀一声大叫,吓我一跳,急道:“居然忘记了,宝贝,我要先去上班了,今天下午是否回来吃饭我在联系你,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一笑,这家伙,还真是神经大条得很,刚刚哽噎在喉的话让我吞了回去,摇头道:“先去上班吧,倒没什么事情了。等你回来我再和你说好了。”

   他赶紧开门闪身,到了门外才道:“好的,等我回来。”

   一瞬间,在这个让我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然而,虽然感觉少了点什么,感觉房间里面的气味很暧昧之外,却迅速的适应了下来。

   足足忙了一个上午,那是我觉得最脏的房间,我才打扫干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两间房间里面,我竟然扫出了一个让我感到意外的东西——一个里面还有乳白色液体的避孕套?我错愕,但细想,或许是他同事用的吧。索性就将它扫了出去,也没有太在意,后来才知道,这是他风流留下的。

   到了下午,他才回信告诉我,下午不回来了,他说公司里面事情忙不过来,叫我一个人先吃,如果嫌麻烦可以到楼下买。我当然由他,在我心中,小两口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夫唱妇随。

   至于家中,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商量着却始终得不到结果,只是在和翰源谈话的时候,他赞成我的意见。到最后,我只能狠心一道:大不了就不读书便是,你们不出学费就不读呗。妈,当初我们商量好了我的事情你们不管了,可为什么又要管了呢?是姐姐给你们提的意见吧?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老张相处得越来越和谐,而生活,亦如第一天那般,淡淡安静的过着。晚上,我给老张准备好了饭菜,看着他那吃相,还真是一个猪头。我们每天会打闹,他有天他腰疼,让我给他拔罐,结果,被我加罐变成了‘变形金刚’,我们俩快意的笑着。每天晚上,他就像是一头精壮的公牛,总是将我弄的没有一丝力气。

   期间,他又总会给我讲些冷笑话,譬如,他会偶尔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黑人女人表示哪个国家吗?我摇头,结果答案差点没让我雷到,竟然是波黑!

   他还给我起了个外号,那日翻云覆雨后,他望着我的脚,忽然尖叫道:我怎么忘记了呢?唉!自古红颜祸水,从此君王不早朝,陈圆圆、杨玉环、王雨庐、狐狸、还有大脚兽!以后,宝贝你就是我的大脚兽了!哇哈哈,我是天才!

   ……

   8月29日,由于昨晚整的太晚,我起来的时候老张已经去上班去了,而餐桌上,照旧摆着一份早点,还压着一张纸条:起来啦?猪头,大脚兽?吃早点吧,吃完自己出去逛街,或者玩电脑吧,我留着让你解闷的。没能陪宝贝,我感觉很惭愧,对不起宝贝。

   我轻轻的叠好,开心的收起来放在口袋里面。这样的字条,我已经收了两张了,我打算,将它们永久保存起来。

   而原本和他商量以后放弃学业,留在他身边学医的事情,却一直拖着无法开口。

   将地面扫净拖好,趁着艳阳将床单撤出来,刚刚晒好,就听到敲门声,我还以为是老张回来了,一脸欢欣的跑去开门。

   门前站着一个高一米八,身材几乎球形的胖子,正一脸惊愕的望着我,似乎在问,你是?

   忽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让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出现怪兽了呢。但回过神来想到老张说过他的室友就是一个大胖子,他说比他还要胖,如今见到,我才惊觉可能是老张的室友吧。

   赶紧一笑,礼貌的点头道:“你好,叔叔。你是叔叔的室友吧?进来吧?怎么没有带钥匙呀?”

   他一愣,似乎看到怪物似地,张着的血盆大口可以放下一个鸡蛋,而后怪异的望着我,似乎想要将我打量个透彻。他开口,很不耐烦道:“你好,可是你是不是叫错了?我有那么老吗?”

   我让过道,尴尬一笑,初一看是很老,不过听声音,倒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不好意思挠头,赶忙歉意道:“哦,不好意思哈,我刚才没看清楚。”

   “嗯,”他一屁股坐下,竟然带动着那张小椅子,吱呀一响。

   我忍住笑,礼貌的躬身道:“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转身就拐进厨房,给他倒了杯冰水,递到他的身前。但是他却没有动,眼睛一直游离在我身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打量着什么?我狐疑,但是又不好问。

   “怎么不喝水吗?”我问道。

   他礼貌的点头,道:“谢谢,我不喝水,我喜欢喝可乐。”

   “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样你等会,我去去就回来”我道,站起身想要给他去买一瓶可乐。

   他似乎明白我的举动,叫住我,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什么,但又终究决定道:“不用买了,我来,只是想找你说说话,你是老张现在的爱人吧?”

  

   心头一颤,转身惊愕的望着一副悠然的模样的他,现在的爱人?他怎么知道呢?

   我尴尬一笑,巧然一转道:“哦,我不是叔叔的爱人,我是他的小侄儿。你是叔叔现在的室友吧?”

   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开口,就那样静静的望着我,身上背着的那个巨大的背包也一直没有放下,似乎想从我的神色中找出丝毫的破绽。

   我心虚得想低下头,但还是忍住了,赔笑道:“关于让你让出你的屋舍之事,我感到很抱歉。但我想,叔叔本来是以为我住几天就会去上学的,所以才会让你先出去住的。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诉他我打算跟着他学医的。对于你,我很抱歉,等傍晚叔叔回来后,我和他商量一下,你晚上就搬回来住吧。”

   见我道歉,他会然冷笑了一下,似在自嘲。一双差点被挤成缝隙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但是却没有过多的波动,死灰黯然。

   “我不是,”他苦笑,“或者说,我以后不再是,而是你了!”

   说完,他又苦涩的望了望我,仰头,闭上双眼似是痛苦。我疑惑的望着他,就那样站着,却始终不明白他话中的潜台词。

   就这样,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他刚才说,我是老张现在的爱人!他又说,他不是老张的室友,或者说以后不再是,而是我,难道是说?一阵阵危机感袭击在我心头,像浪潮般澎湃。

   我一惊,心头一惊掀起来了滔天巨浪,木然错愕的呆立,望着他想要寻求答案。而心中,又在不停的暗示自己,自己想的是错误的,是我的臆测罢了。

   他张开双眼,眼中已经泛起一层薄雾,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我叹道:“不错,你想的是对的。前天早上,他打电话跟我说,我们还是分手吧,他给我的理由就是,他不喜欢胖子。我很痛苦,仿佛自己陷进了泥潭中正在下沉,周身没有一个接力点让我逃出去。我忍着心中的剧痛问他为什么?如果,他真的不喜欢胖子,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几个月了,他会与我有性事?为什么前几天让我搬出去住的时候,还要与我再度发生,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刚开始,他说他去接侄子,说怕他侄子见到我们同居,知道他的事情,让我搬出去,我觉得理所当然,甚至没有丝毫的怀疑。但我不甘心,所以今天在打算离去回枣庄的时候,来看看,没想到。我心中的疑惑却是真的,哈哈!”

   他笑得很狂,很放肆,似乎能将心中所有的愤懑一下子倾吐,似乎能够将所有的委屈瞬间释放。而我,却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久久不知道做什么!

   笑过之后,他又苦涩的望着我,戏谑道:“你果然很好,今天见到你,我才知道他离去我是个正确的选择。如果他真的不喜欢胖子,而你的身材恰好满足。你本身面相又长得俊美,行为举止又优雅温和,的确比我优秀啊!”

   见我疑虑了一下,他又道:“你也不用疑惑了,刚才我问你,你是老张现在的爱人时,你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察觉到了。你也不用疑问为何我会那么敏感,其实,我们同志哪一个又不敏感呢?啈,今天见到了你,我的疑惑也解开了。我希望,不管我今天是否出现过,你都继续爱着老张,因为我爱他,我希望他得到幸福,最后,祝福你们。”

   说完,他站起身,这一刻,我才看到眼泪从他眼中滑落,我惊愕的望着他,呆呆的却不知道做什么。半张着嘴,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才我心中才泛起无力感,我竟然是个小三?搞了半天,我竟然是拆散别人的小三?啈啈!我还要留下来吗?或者,离去而成全他们?但是,我离去了,我能得到什么呢?还是想老沈一样,到最后,我们无法在面对对方呢?

   半响,他走过我身旁之后,开口道:“谢谢你,鹏鹏。我没想到,在你们两人之中,我竟然是第三者。你爱他,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他是优秀的。我也爱他,你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他的。”

   他蓦然转身,一脸悲悯,一脸戏谑的望着我,眼中带着一丝可怜,苦笑道:“鹏鹏?哈哈!他还真是下足了耐心,而你也真是可悲。告诉你,我不是鹏鹏,我叫孔祥俊,至于鹏鹏?”

   他再度自嘲,而我心头却又是一沉,他不是鹏鹏?难道说老张还有别的爱人?我害怕了,感觉心中阵阵的颤抖!

   他道:“至于鹏鹏,老张没有告诉你吗?也对,他连我都不敢告诉你,怎么敢告诉你鹏鹏的事情呢?鹏鹏,是老张的第一个爱人,或许是他这一生唯一真正爱过的人吧!他们是在新疆认识的,老张曾经和我说,他说,他初见鹏鹏的时候,鹏鹏很羞涩,连话都不敢和他说。他说他就是被鹏鹏的那种羞涩给怔住了!后来,他们一起辗转,老张的朋友对他说,对于你选择的人,要么努力给他个家,让他变成守候在你身边的人,要么,玩完就离开他,让他变烂,这样他就会对爱情死心,所以老张带他到了上海,老张很努力的赚钱养活鹏鹏,给他一个温和的小家。我都有时在羡慕,就因为他是个孤儿,就因为他的羞涩,就让老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但是,好景不长,那个叫鹏鹏的男孩背叛了他,离他而去了!或许,就是因为鹏鹏的背叛,老张才会变得不相信爱情吧!”

   说完,他再度复杂的望着我,似乎在想些什么,但是最终又摇头了,只是叹道:“或许,我不该告诉你这些吧。爱上老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已经太累了,他答应过我,以后依旧还是好朋友!我该走了,你们要幸福的。”

   说完,他转身背包,甩手夺门而去。只留下一声关门声,还在我脑海回旋。我惊立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去挪步,只有脑海在胡乱想着!

   为什么?如果孔祥俊说的是真的,那么,我是否被他骗了太久了呢?难道,他说爱我,只是将我当成一具替身傀儡了吗?难道,他离开成都,就是因为可以离开我,将我引到这里,发泄了他的欲望之后,再将我抛弃吗?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啊!

   脑海泛起阵阵的苦涩,阵阵的孤单,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黑夜的狂风暴雨中,寻找不到方向!

   我害怕,孤立无助的疯狂将家里的事情做了一遍又一遍,任由汗水泪水打在身上,碎在心里!

   再将地拖了第十六遍的时候,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前一黑,就栽倒在了地上!

   昏迷中,我做了个梦,我梦到,老张和鹏鹏终于牵手进了礼堂,礼堂布置得很美很温馨,而我,这么大的个子,竟然充当的是花童的角色。老张只是满足祥和的笑着,却就是不肯回头看我,我清晰的闻到他们花束上传来的阵阵百合清香!

   我猛的坐起,醒了!

   在老张紧张的目光下,又木然躺下,假装继续睡下。我听到他在听电话,“雨儿病了,我现在没空,等他好了,我在和你联系。”

   我心头一苦,如果我病,能让老张天天守着我,那么我何妨长病不起呢?鹏鹏也好,孔祥俊也罢,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我感觉老张焦急的手伸过来摸我的额头,我长开双眼,装着迷糊道:“我这是在哪里呢?”

   他脸上泛着阵阵的疲倦,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爬在他白皙的脸上,很是分明,像极熊猫。他叹道[恋老村www.lianlaocun.com]:“你这孩子,怎么好好地又发高烧了呢?还好我回去得早,要不然出事了怎么办?你难道要我一个人过一辈子吗?”

   虽然,整个病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但我心中却不再甜蜜,羞红的脸下只有我自己知道一颗苦涩的心还在跳动!

  

  

   傍晚才回到家,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老张也累得够呛,整个精神的身子显得有些萎顿。在医院躺了一天,虽然老张时不时的想一些笑话来逗我开心,但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有时还会躲避他的笑容,莫名的害怕在时刻的升腾。

   在医院躺着的时候,我觉得我和老张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又那么的远,我从旁边勾过几次老张的过去,但都被他巧妙的带走了。我没有再问,只是在心底暗暗的下了个决心!

   我没有做饭,而是将屋子打扫了一边,也许是由于太累了,到了晚上九点,老张才缓缓醒来。

   他惺忪着睡眼,爬身到我身旁,而我却不知道怎么的,就那样守候着他睡觉,静静的看着他睡着的容颜,想要将他容颜刻在心底。

   他将我抱住,道:“病才刚好,怎么不去好好休息一会儿呢?”

   我静静摇头,道:“我不累,我只是想将你刻在我的心底,永远。”

   他微微一笑,坏坏的亲了我一口,道:“以后一辈子都是你的了,你还怕看不够吗?只要以后不嫌我老,我就知足了。”

   我道:“如果你老了,我依旧会这样看着你!”我本想说,或许,那时你身旁的并不是我,但是话到嘴边,被我咽了下去。

   他恩啊一声,一副极不相信的样子,道:“你不怕守寡呀?那时候,你会很痛苦的,又没有人帮你止痒!”

   我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把头瞥向一边,装作不理他。他投降的将我抱紧,在耳边轻语:“好啦,我保证,就算我离你先去,也不会辜负你!”

   我苦涩一笑,他并没有看出来,只是在心底,我疑虑了,会是那样吗?我不敢相信!

   他将我抱起,然后轻轻放在床上,温柔的将我压在身下。那一刻,我体内的欲望也膨胀了起来,但是,脑海里忽然出现那个梦,我猛的惊醒!

   我轻轻的抵住他的肩膀,望着他疑惑的眼神,轻语道:“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他痛苦的仰头,但也没有办法的投降,一脸委屈。我轻轻一笑,在他的嘴唇上一吻。

   由于到了九点多了,回家后我也没买菜,我建议到酒店吃,也是我的一点小心思吧!

   一家小小的排挡,里面就只有十几张桌子,也许是太晚了,不见几个人。但是布置的却是很安静,很干净。

   老张要了个包间,他点了很多菜,看上去很美味。我却吃不下,要了一瓶啤酒,一个劲的猛喝。

   饭间,老张疑惑的望着我,道:“雨儿,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摇头,灌了一口苦酒,并不回答。直到,自己也不知道灌了多少,老张将我的瓶子抢下,恼怒的望着我,愤怒道:“你要喝死自己呀?你究竟怎么了,有事就说呀?”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滕然站起,抢过啤酒又灌了一口,道:“张峰,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以前的事情?今天孔祥俊找我了,我想,今天我昏迷的时候,你接的那个电话又是你另外的一个爱人吧?你的鹏鹏,是你真正唯一爱过的人吧?”

   他惊愕的望着我久久无语,或许是找不到什么话语!

   “我不管你以前如何,我只知道我爱的是你!今后,如果你爱上了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放手让你走的,我不会强求你留下。之后,我不再是你的黄脸婆,也不再是你不用支付工钱的佣人。我可以节省为你买衣服的钱,给自己买几件时装打扮自己;我可以不用绞尽脑汁的搜索鱼的多种做法,不用讨好你的胃,我自己想吃什么,就做什么,甚至可以不吃;我可以不用担心你不回来而去与你的朋友去玩,弄伤自己的身体;不用在你醉酒在朋友家,不知道你去向的时候,哭着满大街去找你;也不用去为了将你衣服上的一点污渍洗去,用手搓了一遍又一遍,搓红自己的双手;更不用为了你第二天要穿的衣服,而提前起熨烫……是的,你放心,你选择别人后,我再也不用做这些了!”

   说完这些,我泪如泉涌,而他则愣愣的看着我,我一直表现得很冷静,却没想到,一点点酒精就将我出卖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而,模糊的眼中我忽然发现了他眼中的湿润。他沉默了很久,半响才道:“你醉了,走,我们回去,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那一晚,他将过去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我,他说鹏鹏离开他后,他变得很花!那一晚,他当着我的面,与白天打电话的分手。那一晚,我将他的味道,永久的留在了我的体内!那一晚,我们交流了整整一晚!

   后来,我知道,男人花也许是本性,但是我们可以宽容。

   第二天一大早,我没有叫醒老张,只是静静的一个人起身,这是我的决定,我静静的离开他去求学,我在成都等他,等他厌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再回到我的身边,我会等他!

   我给他留了一张纸条:老公,我去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忘记掉鹏鹏,他对你的伤害太大了!但是,我会等你!我在成都有四年的时间,四年,或许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想,你或许会想透,到那时,你去找我,我爱你!本来,我打算放弃学业留下来,跟着你永远不要分开,但是,我想,你需要时间去想,你爱的是谁。人们常说,男人这一生,真正爱的人只有一个!现在我不管,我只爱你,哪怕到最后,我做的只是一个替代品,只要能陪着你在一起,我就知足了!最后,我想问你,你有真的爱过我吗?不是替代鹏鹏的傀儡!

   我将东西收拾好了。悄悄的跑到床头,吻了吻老张的额头,静静的望着那张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直到,眼角的泪珠滑落,才狠心的转身离去!

   在合上屋门的那一刻,我才无力的蹲下,眼泪,止不住的留下!

   火车上,依旧拥挤,一个人困顿厌倦的无力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去望窗外消失的景色,只是盯着手机上,老张微笑的面庞!

   他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最后我才接了,他说他爱我,直到昨天醉酒后他才更加清醒的知道,他让我好好学习,脱离家族以后才有机会永远在一起!

   我说,我爱你,我等你!

   我和家里联系了,我告诉他们我去求学,他们答应了,只是最后伙食费是我自己出!

   翰源也到了咸阳,开始了新的大学生活,彻底从老杜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每个学期放假,我们都会一起去看老杜!

   直到学期第一学期末,老张终于来了。他告诉了我,他真正爱过我,以后不会爱别人。我莞尔,道:“不会爱别人是不可能的,我只求,你可以与别人有性,但心中有我。我现在还有三年,我依旧等你,虽然你说过你到过的城市不会去第二次,但是我还是要等你。三年后,我就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爱你,老公!”

   这是,我送他上飞机离去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给我发了条短信:爱到深处无言,情到深处无怨。无论君行多远,难断无限思念。

   我回道:昨夜梦里见君郎,周公尤妒凤求凰;晨起独恨梦无影,寒风拂衣残温暖;浅日又挂妾身盼,暮暮朝朝共飞还;此生誓把此志完,暂住蜀地思君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