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七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七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四月三十号,我和老李一道踏上了去丽江的火车。

  单位里的高层大都衣冠楚楚,不可一世。老李在单位也不苟言笑,背地里有人称他为“李木头”。

  当老李坐上单位送我们去飞机场的车时,已在车内的我立刻觉出了他与平日的不同。但有和区别我却说不上来。也许是今天新见他打上的那条红领带,也许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他刚剃掉泛着青色的下巴。

  也许只是他上车时对我微微的一笑。

  老李和我一道坐在车后座。我和他闲聊几句便准备眯了眼打瞌睡。

  他看了我一眼,忽然举起手来在我腿上轻拍了一记,“小伙子,在想什么呢?想女朋友啦?”他温热的手掌放在我紧绷的腿上,不自然的感觉立刻遍布全身。我笑着说:“想她?只有她想我啊。”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谁是我女朋友。

  他的手放在我大腿上。

  我迅速地瞄了老李一眼。

  说实话,老李还是相当不错的。浓眉大眼在国字脸上有相得益彰的效果;看人时,眼神逼人;他身形健壮。坐下来时,比如现在,他的肚腩微微地凸起。这个形象符合了大部分国人评判男人的标准。

  只是我不在这大部分人的当中。我心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能够把他的脸瘦去一轮,与人对视时眼中不是那样地寒光闪闪,身体上圆形的块肉如果能长成规则的几何形状的话,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又看了他一眼,心里又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看的书里的风花雪月多了,我看人,特别是男人的标准有了很大的偏差。潜意识里,觉得离权力的中心越远越好,那里的漩涡实在太大了;不一定太帅,帅了太招风,只要有眼神就好;一定要会玩,琴棋书画,只精上一样也好……比如说,老莫。

  想起老莫,我心里便沉默了。

  看起来老李的兴致正浓,我和他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单位的闲话。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腿,我努力地自然,但他手上的热量很快便把我全身都烘烤得出了汗。我想我的样子一定非常的狼狈。

  因为到后来老李不时地便会似笑非笑地拿眼睛瞭上我一眼。

  还好,飞机场到了。

  到丽江时已是斜阳余晖时分。出了飞机场,先找住地。

  “黄金周”的缘故,稍好一些的酒店已经基本没有剩余客房。转悠了好一会,在一间中档酒店,和前台小姐磨了半天的牙,这位小姐又打了n个电话给他们的客房经理,才给了我们一间双人的房间,也就是说,老李和我今后几天都得在同一个房间里浴睡拉撒了。我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在这个时节,没有预定,能找一个暂时的安身之处还算不错。

  不过,我们选的现在这个出差时间很明显是个错误。电话联系之后得知我们要去考察的单位和地方都已放假。剩下来的假期时光,我们也只能给自己放假。我和老李很快便出现在丽江小城的街头。

  湿润的南方凉风习习吹来,漫步在在这著名的南方旅游胜地,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宜人的气候。

  晚餐我们是在丽江街头的一个还算干净的小餐馆吃的。我们要了青稞酒和一些餐馆推荐的当地小吃。纳西烤肉金黄松脆,蘸了餐馆自制的辣酱,我们吃得满头大汗;风味独特的手撕狗肉;除此,老李还要了东巴烤鱼,也是辛辣味主,但比起烤肉来另有一番风味,于是我们又吃了不少;顺喉的青稞酒正好解渴。

  餐后,我们沿着色彩斑斓的五花石铺就的路信步。漫步于丽江街头,我首先想到的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到处都是水。主街傍河,小巷临渠;泉水叮当,溪流潺潺;石桥木桥,鳞次栉比。清澈的泉水穿街流巷,临水栽种的是风中摆动的柳树,家家流水,户户垂柳。

  夜色来临,小城灯火通明。小河畔酒吧的屋缘下,高高地挂起了一串串大红灯笼,万家灯火在波光粼粼的溪流中辉映。吉他声声纳西族的歌手们长发飘飘,纵情高歌。皎洁明亮的月光下,葫芦丝响起,不知何时,我们都静了下来,停了下来。说实话,我被这远古传来的音乐感动了!我沉浸在这水一样氛围里,忘了自己,忘了来这儿的目的,也忘了身边的老李。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猛然醒来,首先看到的是老李盯着我看的一双眼睛,里面有微笑,有专注,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左盼右顾,身边是夜游的人群。我轻轻咳嗽一声,老李避开了眼睛,说:“该回酒店了吧。”于是我们晃晃悠悠地又回到了下午定下的酒店。

  进了房间,看到房间中央那张大大的双人床,我有些晕。

  当我知道自己的喜好之后,我便不再与孤身男子同住一个房间,我怕自己会别扭。

  今晚和另一个老男人不光是同处一室,更要分享同一张床,我看着床有些不知所措。

  我打开电视机,专心致致的装作看新闻。老李瞄了一眼电视,拿了用具,到浴室里去收拾自己去了。我松了一口气。转悠了一整天,也觉得有些累了,当老李围着浴巾,那毛巾擦着头发像只白鹅一样从浴间出来时,我已经上下眼皮打架,几乎等不及要爬到床上去了。我立刻拿了自己的浴具,到浴室里飞快的用洗发膏和浴液将自己包起来,用力地搓揉之后,再将满身的泡沫冲洗掉,又飞快地出来了。我用浴巾四处将身体包一包,扔到一边去,然后打开另一个被子,斜靠在老李的旁边。老李在看中央二套的一个经济狂人选拔节目,不是我的爱好,我很快就呼噜入睡了。我不知道老李是什么时候睡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醒来时,旁边老李的国字脸近在眼前,他睡得正酣,大吃一惊之后,猛然想起,便穿衣起床了。

  简单洗漱之后,我轻轻带上房门,想出来呼吸呼吸新空气。在楼梯口,我想了一下,转身上了楼。我找到通向顶楼的通道,爬上屋顶的露台。从这里,古城的美景尽收眼底。此时,晨曦初露,远山含黛。这时的古城依然沉浸在睡梦之中。只见青砖灰瓦的庭院,错落有致地排列在丽江坝子里。我深深吸一口这南国的气候,然后坐下来,静静地想自己的心思。直到旭日东升,我才原路返回房间,老李也已经洗漱完毕。于是关了房门,到前台说一声,我们有来到了丽江的大街上。

  在沿街的一间早点铺子里,我们要了早餐。也是应老板推荐,我们每人要了一碗黄豆面。入口即化的面条,酸酸辣辣的汤底,里面有松脆可口的黄豆。我们又是吃得连呼过瘾。

  街面上的行人渐渐多了。

  我们今天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只想在这古城四处逛逛。

  纳西族民族装束的人们不时从身边走过,葫芦丝的声调又开始处处扬起。沿河的广场,纳西人家的小小庭院,都能见到身着民族服装的人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随着纳西古乐的节拍,翩翩起舞,裾裙飞扬。

  我们四处走走,到处东张西望。不知不觉,已到了中午。这时,难处的事情来了。我们都急需找WC大量放水,可转来转去,总也找不到一个。我已经开始冒汗了。只想找个无人处就地解决。可在这时节,游人多得就像罐头里的沙丁鱼,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转过一个山坳,还算寂静,我扭头看看后面的来人尚远,应足够时间完成急需了。正准备动手,老李在前头早已掏出家伙,“哗哗”地开始了。阳光照射下,好大的一个长条,我的喉部不禁做了一个伸缩运动。又张望了一回,我突然压低嗓门提醒他,“嘘,有人来了。”老李连忙背转了身子,高压了又喷射了一回,然后手忙脚乱地收拾,裤子前面湿了好大的一块。他转回头来看,空空的街道,远处有行人谈笑。扭过头了看我,正扯下了裤子迎着阳光撒花雨。我看看老李,哈哈大笑起来,老李走近来,在我PP上击了一记,骂我,“臭小子。”眼睛却盯着他不该看的地方有看了一眼。我虽然镇定,还是心跳了一下。

  转过身,真的有人来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