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十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时老李会给我发短信,一些淡淡的问候。我也写了短信回过去,或者发些朋友发给我的晕段子。老李回过来嘻嘻哈哈的笑脸。

  我的伤渐渐地痊愈了,只有左腿上还打着石膏,需拄着拐行走,其他的活动基本如常。老是呆在医院里,我心里烦闷得够呛,老是追着医生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于是又一次检查之后,医生同意放行。随着我脱离牢笼日子的临近,老莫有时变得沉默了。我常常盯着老莫沉默的背影,心从即将自由的雀跃慢慢地凝滞起来,止不住地想老莫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无察觉地就想伸出手去摸摸他灰白的头发,抚抚他沧桑的背。抬起手,又慢慢放下来。

  出院那天,老莫没有来医院。老李却来了,接我。与我父母招呼过之后,便陪着我下楼。我拄着双拐慢慢地走过常常的走廊。老李贴身地陪伴着。我的身体稍有不稳,他便迅捷地伸手,防我摔倒。终于坐到车里,我呼呼地喘气。我父母来回病房拿东西,我看着院子里开着的艳黄色的花朵,出神。老李也探过身子,来看我这边的花草。他短须的嘴唇在我的腮边蹭过,我浑然不觉。

  单位批准我继续在家将养。我父母虽挂念着他们在乡下的田亩,但我腿脚不便,只能留下来照顾我。我母亲看我的身体已渐渐恢复,就又开始担忧起我的终身大事了。她常常把我亲戚们给我介绍的众多的女孩子挨个儿在我耳边念叨。我父亲虽然在我母亲跟我谈及这个问题时从不发表任何意见,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在注意我的反应。我母亲一人的絮叨我已难以招架,若是我父亲也加入这个队伍,与我母亲轮番上阵,或是与我母亲联合作战,后果难以设想。于是我常常在吃饭结束之后,借口锻炼双腿走路,马上从家里消失。

  当我拄着拐出现在老莫的小院门前时,在院子里忙活着他的花草的老莫只是抬头看一眼,淡淡地说:“来了。”我呈上满脸灿烂的笑容,老莫已又埋头干活。这实在有点让人下不了台。不过我不以为意,找个凳子,坐下来,看老莫,看花草,看偶然的蜜蜂和蝴蝶围着怒放的花朵转。

  有时,许久都没有人讲话。

  老莫扭头看见我瞪着眼睛,便问:“今天腿怎么样?”

  “还好,不疼了。”或者“没什么感觉,还那样。”

  也有时,我躺在躺椅上打盹。老莫看见便回到屋里去抱一床薄毯来,给我盖上。我惺忪着睡眼,睁开,又闭上,继续睡觉。

  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也赖着不走。老莫去煮饭时,我便掏出电话打回去告知我父母。

  老莫闲下来之后,有时到他的书房里写字,我也跟着进去。围着墙的四壁是排满了书的大书橱。我随便地瞄上几眼,没发现我能看下去的武侠或大众性杂志或是“足球”,就扭回头看老莫写字。

  老莫立着身体,稍稍前倾,卷了右手衣袖,拿毛笔蘸了淋漓的墨汁,微一沉吟,便笔走龙蛇。我虽然有时也拿着毛笔乱画,还自认为书法不错,离“二王”已不远。看到老莫客厅里所挂的匾额,已是惊艳;待到亲眼看到这样的字写出来,更是意乱神迷。老莫写完一首唐诗或是宋词,便停下笔来看。我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讲,但心中的赞叹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老莫对自己所写的字,有时是满意的,便微笑着看看我;也有时不太满意,拿起笔来随手在上面修改。老莫写字时一般都是平静的,但也有时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脸色就黯淡下来,之后的很长时间,他的心情似乎都难以恢复。

  我有时技痒,也拿了老莫的毛笔来一通狂草乱抹,还加上落款,然后洋洋得意地拿眼睛瞄一瞄老莫。老莫不以为意,随手指出败笔几处,失误几处。兴致来时,他就另拿了纸,把我写的内容重写一遍,跟我讲讲运笔的诀窍要领,让我对着他的笔迹临摹。看我写得实在不成样子时,索性拿手卡了我腕带着笔走。

  每逢此时,我全身都会汗湿一层。

  老李有时也会打电话给我,要带我出去散心。我唯唯诺诺,不着边际地答复。他见我毫不热心,也就罢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