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十一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一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终于没有白吃我母亲每天买来的各种各样的骨头,经过各种工序,做成的各种名称的食物,医生称赞我母亲给我做的食补非常到位。我母亲在菜市场买菜时,她的视线往往会直接落到各种动物骨头上,买回来精细地煮了,就变成糖醋的、椒盐的、红烧的、油炸的××骨,每天一大碗的××骨头煲,或是××骨头汤是少不了的。我常常对她烹制完成后盛放在碗里或盘子里的以骨为主的食物看得心惊肉跳,我的胃立刻条件反射般地泛酸。这些,我母亲是看不到的。喝汤的时候,她还是一位严厉的监工,她监视着我必得把那些大骨里面浓稠的汁液状的物质吸出来,愁眉苦脸地吞下去,才会起身离开去忙别的。在她的印象中,吃啥补啥,我的骨没有全部长好,就得多吃骨做成的食物,才能补得足,令她放心。她的专制做法直接导致我在以后的日子里吃饭时一听到别人点菜时,要“××骨”“××骨头汤”时,就会立刻食不下咽。不过在医生除去我腿部的石膏为我进一步复查,并得出结论;我的腿部恢复状况良好时,我母亲舒心地笑了,就像一个勤奋的学生最终在考试中得了满分一样,并骄傲地瞄了我一眼,用以指出对我在吃饭过程中怕苦畏难情绪的不屑。

  检查结果令我父母放心,同时也让他们高兴,他们又可以回到他们倍感自由倍感舒畅的田间地头了。当天下午,在对我进行了万千嘱咐之后,他们离开了我这件在城市的令他们感到不自由的闭闷的蜗居。他们解放了。

  我刚除去重负的腿其实还未能立刻适应它新的生活。在我想让它们带着我的身体自由地行走时,它们,特别是我的左腿,往往会不听指挥地飘忽。似乎我长了一双长短不一的腿,每走一步,我都要立定来让我身体稳住,不至于因为长短不一的腿而让身体失去平衡倒地。

  还是得靠双拐行走。不过医生在我们走出他的诊室时已经告诉我估计还得一到两周的时间来让腿逐渐适应,所有我心里倒也并不着急。

  立刻打电话到公司销假,告知他们我的腿已经拆除了石膏,第二日便可回公司报到。接电话的是老李。他淡淡地,“唔。”便挂了电话。我拎着听筒,发了一会儿呆。

  我又打电话告诉老莫。老莫想了想说:“晚上来吃饭吧。”

  还要到晚上?我放下听筒就往外走。转头一想,又会来,找了一个包,收拾了几件要换的衣服,锁了门,拄着拐杖出来了。

  外面的阳光真好!我眯了眼斜看半天里的太阳,明亮、温暖,盯着看,我有些眩晕。心中的快乐快要溢出来了,也不知为什么,管他呢?要不是靠着双拐,我一定会蹦起来!张嘴即哼起来了:“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又停住了。旁边一个女孩子奇怪地看着我。在大街上看到一个拄着双拐的残疾人蹦跳着唱歌?我自己也感到好笑。对着那女孩做了个鬼脸,然后停下来拦车,上车,绝尘而去,留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发呆。这首歌的旋律却一直在心里响着。

  晚餐要比往日丰富得多。为了庆祝我的痊愈,还开了红酒。

  老莫心情似乎也不错。不过只有我一个人讲话,老莫不说话,我说的时候,就停下来看着我。他的眼睛闪啊闪的,我看不出那里面有什么。我对这并不怎么在意,只顾着讲自己,往事,公司的事,家里的事,什么都说。我好像要把前一段因为事故而少说的话全部补回来,叽叽喳喳,说到我自己也累了才停下来。有时候,我自己说着就笑起来,老莫也笑,只是在我要盯着看时,已不见了。老莫就像是一个谜。这有什么关系?和他在一起,看着他,我的心就定了。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多喝。但我是兴奋的。我知道自己兴奋时的样子,双颊会显出红晕,说话时快得就像架了机关枪,神情激昂,好像一有火就能点的着,不说话时有点傻。呵呵,不管,今天豁出去了。

  餐后,照例是我洗碗,老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飞快地洗好餐具,放好。我走出来也坐到沙发上看电视。新闻里在播报某国军用飞机失事,飞机上众多的高级军方官员死亡。都盯着屏幕不说话。这条新闻结束之后,我说:“我家的热水器昨天没有记得送水,可以在这里洗澡吗?”老莫头也不回地说:“你又不是没在这里洗过。”说着微微地笑起来,我想起放风筝的下午,也笑起来。然后起身,拿了袋子,去卫生间洗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