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十五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五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老李的需求明显地多了起来。

  也许有的事情就像嗑药一样。开了头之后,便直接上瘾,拦都拦不住。他的约会要求就像是跑发了性的马步,滴滴答答地越来越密集。有时,不过是刚刚分开了一个钟头,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辟头就是这么一句:“我又想你了,怎么办?”

  我往往笑而不答。这种笑只不过是一种礼貌的回应,笑着的背后还藏着一点点的——烦。

  在公司里的工作,老李干得更带劲了,性子却变了。公司里的人常常在他爽朗地笑过之后,转过头来——纳闷:他有啥高兴的,值得这么笑?他的这种转变,却是皆大欢喜的。担心工作从他那儿不能过关的人,会得到细致的分析和可行的建议,即使是不满意的批评,也是在蜜糖里滚过,甜丝丝的。

  他与我相遇时,虽目不斜视,眼角却藏不住笑意。

  他约我时,我有时赴约,有时推脱,用了很好的借口。他也并不勉强。

  在一起时,有时也只是聊聊天,抱一抱,他也高高兴兴地去。

  他什么都跟我说,包括跟他老婆的生活。我没啥说的,只是不眨眼地看着他,微笑,便已足够。

  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孩子般的专注。

  情浓时,他会要求我叫他“爸爸”。也许在他的心里,这是两个男人之间所能存在的最深的关系了。称呼语里面加入了血缘的成分,还有什么能超过血缘深情?

  对他的这种要求,我往往是笑,还是笑。他也笑,却不与我顶真。

  他的技术是极棒的。做爱时,我意识里常常已经没有了自我,世界也不存在了,是在飞;是从云端猛然坠落时尖利的风铺面而来所携带着的极端的快感。

  有时公司开会时,我坐在台下看到他的嘴巴,他的身体,便会不自主地反应,面红耳赤。这种感觉有时能有效地抵抗我想到未来时心里若有若无的寒意。

  这种生活很不错。但,不是我要的。

  欢娱之后,紧跟着便是深深的落寞与空虚。我走神,思绪瞬间就到了远方。他却不,即使是刚刚结束,他也会看着我,摩挲我的身体,脸上有不自禁的欢喜。

  只是,有时候他看到我郁郁的神色会茫然。但我不在乎,我只顾着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自拔。

  老莫对我却似乎渐渐地好起来了。

  他很少约我。然而,我每次去他的小院,他不多说话,不多做事,我还是觉出神色的不同。有时我在屋子里走动,他看电视或做其他,心不在焉。似乎他的注意力在我这儿,随着我移动。每次我告别时,虽不曾有过多的挽留,但他心里的不舍还是无意间通过眼睛泄露出来。

  我还是不开心。

  这把琴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有这么大的魔力,能让一个人由淡然到不舍变得这么迅速?我有时忍不住地想。

  但,我不要做任何人的替代品。我是我自己。所以那天之后,我就不再提吉他的事情,我不想弹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吉他。做别人,我是做不来的。

  老莫也不提。仿佛已经忘记了一般。但是,我知道这把吉他在他的心里已经生根了。

  我们中间横着一把莫名的吉他。

  这是个无聊的周日。早早地我就来到老莫家。

  中午吃馄饨。

  我喜欢吃皮薄,汁液饱满的馄饨。在街头小摊上吃时,我常常连碗里的热汤都舍不得剩下,端起碗来喝得精光。

  老莫做这种食品更是技艺高超。他能包出形态各异的馄饨。当它们小巧精致,整齐划一地排放在盘子里时,其实是不忍下箸的。咬一口,里面清雅的香气让你深吸一口气;吃一只,也带着绝美的嗅觉享受下肚。再配上浓汤。

  老莫在厨房里剁馅儿,我倚着厨房门剥瓜子,看他的背影。偶尔讲话,不说话便沉默,听我的瓜子声。他站在我面前,即使是背影,也动人心魄。

  其实我好想走上去,用我的双臂圈住他的肩,把我的颊贴上他的脖子,缠绵。

  只是我们还没到那个份上,也不知道能不能到那个份上。我心里慢慢地吁出一口气。

  能这样看着他也挺好,可我心里还是装满了不快乐。

  老莫的动作停住了。他放下手中的菜刀,另一只手举到眼前看。我紧张起来,忙走上前。老莫的食指被切破了一个不小的口子,殷红的鲜血直冒出来,顺着手指往下流。我上前一步,想伸手帮他捏住。他转过身子避开,说:“我自己来。”他声音惶急,失去往常的镇定。说着往外走。我跟在他身后,慌张地问他:“有酒精吗?有创口贴吗?我来帮你洗洗。”他朝他的房间走,说:“不用了,我自己能处理。”我不放心地在后面跟着。到了他卧室门前,他停住了脚步,转过来对我说:“真不需你帮忙,你看电视去吧。”我想了想说:“那我去剁馅儿。您也负伤了,我保证把午餐准备好,您休息一会。”

  “得得得,你还是别让我着急了。你去看电视吧,我马上就好,午餐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听话,啊。”他的语调温文,但说话的语气郑重,不容辩驳。

  我知道该怎么办,怔在那儿。他手上的血沿着手指滚落,他还站着看我。我扭头就往电视那边走,说:“好好好,我听话,不添乱。”伸手开了电视机,站着,哪里看得进去。

  他进了他的房间,“嗑”门在他身后轻轻地碰响。

  我把频道换来换去,等得好不耐烦。许久,终于他带着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指出来了。看着我,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晕血。所以说话比较冲。”我没答话,眼睛盯着电视。

  午餐很快就好了。但我并未能吃多少。老莫也一样。实际上,从他的手出血开始,他的情绪便低沉了下来,再也没有高兴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