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十八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八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床头灯泻出的光照不到我的这一边。虽然说是老早就想睡了,我其实一点睡意都没有。躺在床上把视线能够到的地方都看了一遍,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心里还是暗自高兴。嗅嗅新盖的被子,有在柜子里存久了的樟脑丸气味。比刚才的被子差远了,小气,我心里想。我把被子压到下巴底下,然后扭过头,看老头看书的侧影。

  老头的嘴唇随着目光在书页上移动而微微地颤。薄薄的嘴唇有裁剪得精确的性感,偶尔露出一点点的牙齿。灯光照不到口腔里,牙齿似乎不是很齐整。但,那有什么要紧?不知道老头的口腔会是什么样的味道。不抽烟,只喝点点的酒,口腔会有什么样的味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超出了我所知道的范围。估计有一点点甜,我毫无根据地猜。不自觉地便尖起了嘴唇,好像这样就可以够到。

  注意到我没有睡着,老头扭过头来看我,问:“怎么不睡?”顺便帮我拉拉被角。我对他朦胧地笑。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隐约觉到老头放轻了动作收拾书本、下床——上厕所、回到床上来、好像还看了看我、熄灯、躺下时,我的睡意便如同清晨阳光照射后叶子上的露珠,飞快地不见了踪影。我躺着不动,佯装已然睡熟,静静地等。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我估计已经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就侧过耳朵听。没有鼾声,只有轻轻的呼吸。不过我等不及了,心里的痒痒已经到了极致的地步,几乎要伸手进去挠一挠了。于是我假装睡梦中的翻身,让身上的被子滑到地板上,尚搭在床沿的被子一角也让我轻轻地踢下去。又在床上不动了几分钟。在身体冷得开始发抖时,开始寻找被子,把老莫的被子掀开一点点,把脚蜷起来,不出声地便想往里钻。

  老莫的被子动了起来,我大吃一惊,连忙停下来。

  他的被子直接张得大大的,一下子便盖住了我瑟瑟的身体。然后他的胳膊过来揽住我的肩,把我往里圈,他的腿也盖上了我的腿,于是我整个人便到了他的怀中。他的嘴唇印在了我的额上。

  我的手和胳膊都贴上了他的身体,他身体的热量温暖着我。

  我不太明白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一动也不敢动。我的身体就像打摆子一样,抖过不停,我把头埋在老头的怀里,觉得他和我一样也在轻轻地抖。

  很快我的抖动便停止了。我在他怀中的身体也迅速地滚烫起来,我的手开始在他的身体上摸索,我的嘴也开始沿着他的脖子往上寻找,准备迎接他的唇。他的手用力的按住我的肩,不让我动。当我的手终于突围了他的睡衣,触摸到他和我一样烫手的肌肤时,他伸出另一只手拦住了我的企图。

  他搁在我肩上的那只手紧紧地搂住我,仿佛要把我勒进他的身体,他的嘴唇在我的额上移动,喘着气,一边含混不清地说:“肖海,海子,海子,……”似乎这个称呼还不能表达他的感觉,很快就变成了:“乖乖,乖乖,乖乖,……”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无法听清。极低的声音继续传来的时候,已变成了梗咽,中间夹着难以辨别的音节,似乎是说:“乖乖,原谅我,……”这又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扭扭身子。他嘟哝着鼻子说:“别动,乖乖,我都知道,都知道……什么都知道的。”

  我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把嘴移到我的耳旁。我的耳朵碰到他脸上的皮肤,上面带着温热的液体。他在我耳边说:“乖乖,别逼我,别逼我……”温热的液体不断地落下来,掉到我的头发上,有些顺着我耳边的腮留下来。

  我也在哭。只是觉得要哭,就哭了。

  可我心里对他今天的话一点都不明白,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问他。他的泪让我好心疼。我的泪滚落得更快,打湿了老头胸前的衣服。老头还是紧紧地拥着我,不让我动。

  我不知道老莫是何时睡着的,甚至我连自己是何时睡着的都不知道。

  我在他的怀里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起床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平静。眼睛躲闪着我追问的目光。

  他又变成了以往的老莫,缄默的不快乐的老莫。

  我觉得更亲近却更加看不透的老莫。

  老李带着队伍出差北方的小城,我没有去送他。他们出发后,我向单位请了假,驾车回乡下,接我父母。

  跟往常一样,父母在医院里查出了一些常见的老年人疾病,不过都没什么大碍。他们在我的城里住所是住不惯的,当天下午,了解了大部分的检查结果之后,他们还是坚持要我把他们送回去了。

  也许该是一个做决定的时候了。

  不做事的时候,就会这般无聊地想。早已过了伤花惜月,对镜自怜的年龄,但,还是烦,无来源无出处的烦。办公室里人一起去午夜派对狂欢,不想去;写字,没情绪;只有深陷在CS的场景中,杀人或者被杀,才可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不愿从那儿的屠戮场回到现实,还是无法避开的烦。

  他们离开的当天晚上,老李打电话过来。我正昏天暗地的,看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接,继续在杀人场里纵横驰骋。电话铃不屈不挠地响。不理它,还是响,咬咬牙,拿起来,按了接听,电话里已仅剩一片忙音。松了一口气,放下电话,重回生死界,在生存和死亡之间,已没有了方才的镇定。用力在键盘上拍打,又骂了无数次的‘Shit!’之后,还是暂停了游戏,拿了手机回拨。只响了一声,老李就接了电话。

  “喂。”

  “李总,刚才洗澡,没有听到电话。”我笑嘻嘻地解释。

  “嗯。我猜也是。你父母的检查情况怎么样?”他很关心地问。

  “还好。没啥大毛病……”我告诉了他检查的结果。

  “哦。”他似乎也放了心。

  接下来,就想不到话了。一时有些冷场。

  “你们今天在那边顺利吗?”我换了话题。

  “还好。”他的声音平静,我听不出他的心情。

  然后又没话了。

  于是,向他客气地问候,并感谢了他对我父母的关心,然后挂电话。

  我坐在椅子上,想了五秒钟,摇摇头,又回到游戏里。

  那天从老莫家出来之后,就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似乎是被无意中了解到的某种秘密吓住了。把那天晚上的情形如同过电影一样重新播放了无数遍,总是抑制不住地微笑,再微笑。

  我没给他打电话,但我心里是期待的——我等他的电话。

  他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心里怨他:“臭老头。”即使是埋怨,我还是笑嘻嘻的。话说回来了,即使是在等,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他本来就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

  就像吸食鸦片的人满足了之后,总会有一段时间来体会药物在体内所带来的飘然幸福感觉,这段时间是不会再要的,多了反而会带来不适的感觉。不过这股劲儿过去之后,就得要更多的药品来补充,需求也更猛烈。

  终于,五天之后,我想我也到了改补充药品的时候了。也许是在离开他三天之后,我开始做事没精神,没劲头;到了最后,就成了魂不守舍。

  我想要见到他!

  这种愿望在离开第六天的时候变得无比强大。于是,下班之后,我又把车停到了老莫院子的门外。

  轻轻地碰上车门,转头便看到老莫从巷子的拐角处转出来。我斜靠在车身上,等他走近。我咧了嘴巴对着他微笑。他不看我,嘴角也泛着淡淡的笑容。有一种从他心底里漾起的愉悦,给他全身包上了一层光。他显得又从容,又欢欣。

  他慢慢地近了。

  我的腮已经酸麻,可心里还是不断上涌着满足的欢乐。

  我招呼他:“老爹。”他扭过头对我笑。开了院子门,我跟在他身后,看他灰色的发和沧桑的脖子,半旧衬衣包裹着苍老的身体。我紧走一步,张开双臂圈住他的肩,把脸贴在他的脖子上,又拿鼻子去轻轻地蹭他脖子上松弛衰老的皮肤,在他的耳后轻轻地呵气。他停下片刻,微微扭过头,方便我的唇在他的皮肤上轻碰,然后继续往前走。我松开手,让他去开屋子的门。

  晚餐之后,稍待了片刻,在我能想出招数可以留宿之前,他已拎起我的东西,催促着送我到了门口。

  我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他。我其实很愿意抱一抱他。他站在门廊下,笑着对我挥手。我于是离开。

  出差期间,老李就再也没有和我通过话,想来也没什么说的。回来的前一天,老李打电话告诉了我他们到达本城机场的时间,要我去接他。

  机场出口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等到了他们。把他们的行李塞进车后箱,让他们挤上了车。老李坐在副驾的位置。我偷偷地瞧他,看不出情绪。刚返回的人们聊着在外的点滴琐碎,老李没怎么开口,他看着前方的道路,偶尔转向我时,我笑眯眯的开车,目不斜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