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老年小说 > 一个人的江湖 > 第十九章
听书 - 一个人的江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九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日子悠悠地流逝。然而我却生活在自己创设的情境中:怅然、期待、失望、不安……各种感觉交错复杂。我常常会陷入某种情绪之中,无力自拔。这,让我痛苦。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人前阳光、自信、快乐的肖海在客去之后会迅速变得茫然、消沉、暴躁。这种变化是如此之快,有时候,我自己都猝不及防。

  和老李的电话交往少了下去,更是不会去想约会的事情,即使是彼此路上的碰见,虽是一样的问候,里面的客气和疏远却是无法丈量的。

  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收尾。但我却知道,这绝不是。

  老李憔悴了,头发该去打理,皮肤失去光泽,身上所穿的衣服也似乎不如以往平展、挺括;感冒老不见好,与人交谈时,嘶哑的说话和大声的咳嗽相互混杂。

  老李的变化和小说里的人物遇到类似的情况时的反应没有什么两样,偶然照面时,匆忙流露的眼神总让我心惊。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有时候一个念头会突然的冒出来:换个单位也许会很不错啊。

  也不是每天都会来到老莫的院子。

  不过每次来时,温吞水一样的节奏和温度总令我不悦。当面时,我内心的波涛汹涌和脸上平静的表情是完全不相干的。看着他的唇,我为什么不能去咬一咬、闻一闻,哪怕是拿嘴唇去贴一贴也好啊。这种想法就如同是抓在手中的兔子,越是按压,它越折腾得厉害。

  我只好把脸转过去看其他。

  对着他的背时,把他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从后面环拥着他,双手伸到前面去抚摸他的……,他的脸转过来,我拿鼻子轻轻地蹭他的鼻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里所想总让我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但我只能轻轻地走上前去,抱一抱他的肩,我的脸刚靠上他的后脑勺,不过五秒钟,他的声音便会响起:“好了,别闹了,该洗手吃饭了。”声音里的平静会让我松开拥抱。我沉默地去洗手,然后吃饭,之后告别。

  我在我的住处准备了各色的酒。从老莫处回来之后,便打开满装着酒液的瓶子们当中的一个,看电视,喝一口,再看电视,再喝一口。或者写字,喝一口;再写,再喝。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我从游戏中退出之后,便决定不再打了。因为回到现实之后,我感觉比打游戏之前更空虚,更寂寞,也更难熬,甚至,会严重地失眠。

  但酒是好东西,它的量达到之后,可以让我迅速地进入睡眠状态。

  我常常在醉意朦胧的时候,歪斜地到卫生间,脱光衣服,胡乱地冲洗,然后上床。10秒之内进入深层的睡眠。

  或者,过量之后,趴在马桶上呕吐,吐得满嘴酸臭时,在水龙头下冲洗,我靠在卫生间光滑的墙上,打瞌睡。要摔倒时,关了水,随便地擦一下,上床。

  然而我的耐心终于到头了!

  这天下班后,我去商场,先买了两瓶稍好一点的烈性的白酒。这是老莫喜欢的类型,我自己对酒没什么讲究的——只要能喝来睡意便成。

  提着白酒进屋时,老莫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

  吃饭了,我开了白酒,把两个杯子斟满。

  似乎觉察到与往日的不同,但老莫还是没有说什么。

  平时的喝酒三杯为止。倒第四杯时,老莫拦住了我,我笑嘻嘻地说:“今天多喝一点,今天高兴。”老莫说:“有啥高兴的?说来听听。”我往杯子了倒酒,说:“先满上。”

  老莫看看我,松了手。

  倒第六杯时,老莫抓住了瓶子,说:“你单位里有什么事情吗?”

  我愣了一下,说:“是。”

  “什么事?”

  “不高兴。先倒酒。”我抢过瓶子,倒。

  老莫说:“这是最后一杯了啊。”

  我停了一下,没讲话,继续倒。

  第六杯倒完,我又抓酒瓶子。老莫飞快地把面前的酒杯拿在手上。我看看自己面前的酒杯,干脆仰起脖子,倒竖了酒瓶,往嘴里灌。老莫急了,把手中的酒杯扔在桌子上,扑过来抢。当他最终把酒瓶口从我嘴边抽走时,瓶子里已只剩下一点点底子了。我皱着眉头,忍受大量白酒直接入胃带来的灼烧感。

  老莫担忧地看着我。

  胃很快就承受不了。酒往上涌,我离了座,踉跄往卫生间跑。老莫怕我摔倒,抓着我的胳膊,陪我到卫生间。我趴在马桶边,眼泪、鼻涕、和胃部上涌的东西,全部落入马桶里,气味刺鼻。老莫叹气,用手轻轻地拍打我的背。我停下来喘气,酝酿下一次喷射。老莫去拿来了湿毛巾,倒了凉开水。我闭着眼睛运气,他拿毛巾擦去我的泪水、鼻涕和嘴角挂着的残留物,然后叠起来,用干净的一面为我擦脸。我无精打采地随他摆布。他把水杯端到我的唇边,说:“漱口。”我张嘴,少喝了一点点,在嘴巴里面过一下,又吐出来。他拿毛巾擦去从我嘴角垂下的水流,又把水杯端过来,贴着我的嘴巴,说:“喝下去。”我听话地张嘴,大口大口地吞下去。精神好了一点,于是扶着马桶站起来,他让开,我摇晃着往外走。他跟在后面问:“去哪儿?”我忍着再次袭来的恶心说:“回家。”

  他从后面把我已拉开的门前推又碰上了,说;“今天不回去了。”我又拉开门,说;“不,我要回去。”他再次把门碰上,说:“不,不许回去。”他伸手在我兜里摸了一下,出来时带着车钥匙。他把钥匙套在手指上,给我看,说;“你瞧,车钥匙在我这里。”我盯着车钥匙,似乎想不明白车钥匙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把我拉回来,推我进了卫生间,说;“洗澡吧。”我呆头呆脑地站立着,吐酒气。他一会儿过来瞧我,发现我还站着不动,责怪我说:“你呀。”帮我把水龙头打开,又帮我解扣子,脱衣服,我发出抗议的“唔。”他不理我。他的灰白的头发在我的胸前晃动,我睁开眼,头疼,又闭上。他帮我脱了衣服,立起身来看看我,叹一口气。调好水温,把我推到水流的下面,又给我全身涂上浴液,擦洗。我听话地转身或张开手臂,方便他给我洗胳肢窝和后背臀部。重拿了一块干净的浴巾,包了我的身体,把我从浴室里推了出来。

  洗了澡之后,我的神智又清醒了几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