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乡村小说 > 悠然农庄 > 第九十章 冲突
听书 - 悠然农庄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九十章 冲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们不是来捣乱的,你们厂排的废水把我们村的小青河污染了,我们是来要说法的。”李拴柱向前一步,正对着豹子头说道。

  豹子头上下打量了李拴柱一眼,眯了一下眼睛。

  “你小子就是挑头闹事儿的吧,老子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你们不能在呆着。赶紧给老子滚,听见没有?”豹子头用手指着李拴柱,大声说道。

  “今天事情解决不了,我们是不会走的!”李拴柱挺胸说道。

  “对对,我们不会走的!”村民们见李拴柱无所畏惧,胆气也壮了起来。

  豹子头身后的保安们上前轰人,双方开始推搡起来。

  “MD,不给你们点教训,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豹子头眼露凶光,从后腰上抽出一根鸡蛋粗的钢管,猛地朝李拴柱脑袋上抽去。

  “哎哟!”李拴柱头一偏没完全闪开,钢管在额头划了一下,又重重击在肩膀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李拴柱疼得直呲牙,用手摸了一下额头,见了血,顿时火往上撞,一拳向豹子头的脖子部位砸去。

  豹子头明显训练有素,上身往后一仰躲过拳头。随即又是一棍,敲在李拴柱的手臂上。

  保安队员们见头头儿动了手,纷纷抽出各种棍子,向村民们砸来。

  李家沟的村民来时都是空手,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豹子头正在乘胜追击,只要把这个带头儿的收拾了,其他村民不足为惧。

  他挥动钢管,劈头盖脸砸向用双臂护住脑袋的李拴柱。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击在他的小臂上,小臂一麻,钢管“曰”的一下飞了出去。

  豹子头吃了一惊,定目一看,面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站在哪里,怒目瞪着自己,右手还在活动着手腕。

  难道这儿还有个练家子,刚才没注意到?豹子头仔细打量,见对面这人门户大开,毫不设防,下盘也站得不稳,完全没有练家子的架势啊。

  可能刚才只是凑巧?这么一想,豹子头又把疑虑抛向脑后。

  反正也干起来了,一个也是揍,两个也是打。豹子头跨前一步,一记直拳向对面小伙子脸上砸去。

  李悠然见豹子头向自己攻来,吓了一跳,他从小很少打架,经验不足,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似乎对面这家伙的动作不够快啊,李悠然想道,往旁边一闪,居然轻易躲过。

  豹子头一击落空,心中更是惊讶,自己这一拳的速度已经是相当快了,居然连根毛都没捞到。很难缠啊。

  豹子头心下一横,拿出看家本事组合拳加膝顶、肘击,连下狠手,向对方展开暴风雨般的进攻。

  李悠然手忙脚乱地躲避,有几下差点挨上。一时怒火上涌,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抓住豹子头的右手腕,反手用力一拧,只听“咯嚓”一声,豹子头连声惨叫。

  甩开手腕,李悠然身子向右一移,起左脚,一记鞭腿准确地抽在豹子头肋下,“蓬!”,后者身子倒飞出去,狠狠撞在厂门的水泥柱上,又顺势落地,口中喷出一口血,不动弹了。柱子上的水泥块纷纷剥落。

  李悠然呆住了,没想到自己的力气大到如此程度,刚才情急之下也没有控制,这下可麻烦了。

  保安人员见头头儿被放倒,气焰顿消,被村民们抢过棍子反击,搂头盖脸打得抱头鼠窜。

  “呜呜呜。”警笛响起,两辆警车迅速向冲突地赶来。

  车门打开,七八个警察和联防队员冲下来,跑到冲突双方身边。

  “不许动!”“双手抱头!”警察喝令道。

  有门卫向警察中一个头头儿模样的人指了指李悠然。

  那人掏出手枪,对准李悠然喝道:

  “你,不许动,抱住头!”显然把他当成了危险分子。

  李悠然无奈,枪可不是闹着玩的,只好照做。

  那人使了个眼色,另一名警察绕后,抽出电警棍一下敲在李悠然的后颈上。

  李悠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半躺在水泥地上,头枕着一个人的大腿。

  “然子,你醒了。”这是李拴柱的声音。

  “这是哪儿?”李悠然问道。

  “还能是哪儿,派出所呗。”李拴柱回答。

  李悠然活动了一下脖子,感觉后颈还有些疼痛。他抬手想摸一下,却发现腕子上戴着一

  副亮锃锃的手铐。

  靠,以前只在电视电影上见过这玩意儿,想不到自己也有享用的一天。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往胸口一摸,空的,什么都没有。顿时如遭雷击。

  “然子,你找什么?进来的时候,所有东西都搜走了,每个人都一样。”另一位村民的声音。

  李悠然闭眼缓了一阵,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看来翡翠貔貅和身上其他物品都一起被收走了,但愿这个地方管理正规一些,所有物品都能登记造册,那自己还有拿回的希望。否则。。。

  另外不管怎么样,那翡翠貔貅无论谁见到都知道是好东西,至少不会被丢弃或损坏,即便被贪墨,也会妥善收藏。等自己出去后怎么都有找到的希望。李《恋♋老♋村》《ẀẂẂ.ḸḮḀṄḺḀṌḈṺṊ.ḈṐḾ》悠然只能自己给自己宽心了。

  “来,然子,喝口水。”李拴柱把李悠然扶起来,拿过一个搪瓷碗。

  李悠然这时才看到周围的情况,除了李拴柱,还有七八个村民,在屋里的地面上或蹲或坐。多数都带着伤。

  “都是咱们村的人吗?”他问道。

  “当然,你以为造纸厂的人能进来吗?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一个村民怒气冲冲地说道。

  “然子,别想那么多了,等等看吧。要说你今天可够猛的,豹子头那么大块头都让你给踢飞了,还吐了血。要不是你,我可就惨了。以前看不出啊,跟哪儿学的?”李拴柱问起这事儿,语气居然还兴奋起来。身上头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不觉得疼痛了。

  其他村民也谈津津乐道谈起这事儿,似乎一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困境。

  李悠然苦笑不已,但愿那豹子头皮糙肉厚,伤得不重,否则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李拴柱接着拍拍胸脯表示,这次事件是他挑的头儿,有什么事情大伙儿都尽量往他身上推。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