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乡村小说 > 悠然农庄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老王投桃报李
听书 - 悠然农庄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三十二章 老王投桃报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臭大姐固然身强力壮,但它的对手也绝不含糊,毕竟是升级版的捕蝇草,可没那么容易放弃到嘴的猎物。只见捕虫夹四周的刺毛迅速卷拢过来,堵住臭大姐的退路,并像绳子一样缠住它的身体用力往口里塞。

  臭大姐又挣扎了十几秒钟,终于被刺毛硬生生摁了进去。口子紧紧闭合,动静消失了,一场动作大戏完美谢幕。

  “好,好。太精彩了!”大厅里顿时欢声雷动,掌声一片。

  李悠然正在南库房,听见外面传来这么大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露头过来瞧瞧,却被方老爷子招手叫了过去。

  “小李啊,这是你们店想的新招吧?”方老爷子用手指着窗台上的花盆问道。

  “呵呵,是啊,现在蚊蝇多,用杀虫剂的话污染太厉害。”李悠然面带微笑,坦然地回应道。

  “嗯,不错,你们包子铺还真是用心。”方老爷子点头赞许道。

  “老爷子,我去拿鱼。”小张见他吃得差不多了,起身向后面走去。

  “小李啊,上次老郝来给你们添麻烦了吧?那个老家伙也真是的。”方老爷子说着,脸上带了一丝歉意。

  “老爷子,您说到哪儿去了,郝老爷子也是顾客,过来照顾照顾我们的生意,何来麻烦一说。”李悠然赶紧说道。

  “你小子现在还真会说话。呵呵。”方老爷子笑着,用手指虚点了几下。

  不一会儿,小张拎着一个黑塑料带返回,袋身不断窜动,显然这鱼还在里面折腾。

  方老爷子站起身,和小李老板告别,就要往外走。

  小张腾出一只手要搀扶他,却被后者瞪了一眼。

  “早跟你说了,我现在腿脚麻利着呢。”

  小张只好把手缩回去。

  服务员赶紧把大门推开,李悠然也上前几步,送老爷子出去。

  ********************************火龙水族店内,李方成擦完鱼缸,又把地拖了一遍,这时有顾客上门,一男一女,看上去像一对年轻恋人。

  李方成停下手里的活儿,把拖把放到一边,不影响顾客看鱼。

  “这店里的鱼可真漂亮。”年轻女子看着鱼缸,眼睛发亮。

  男子也是四下打量,暗暗称奇,这家水族店的鱼个个体色艳丽,活泼可爱。

  年轻女子挨个浏览鱼缸,在那三条过背金龙鱼面前停下,喜爱之情不加掩饰地显露出来。

  “这是什么鱼?好漂亮,鳞片都是金色啊,要不咱们买两条回去。”年轻女子目不转睛地看着龙鱼,对男子说道。

  男子也过来看了一眼,但他明显比较懂行,表情有些尴尬。

  “这是黄金过背龙鱼,这种品相的肯[恋老村www.lianlaocun.com]定不便宜。看看别的吧。”他小声说道。

  年轻女子口中哦了一声,失望地把目光移开。

  两人又看了一阵,最后一起停在前段时间买的血鹦鹉鱼缸前。

  血鹦鹉鱼,俗称红财神、财神鱼,其全身鲜艳通红,有着胖嘟嘟的体形和柔柔的鳍条。体长一般十至十二厘米,体幅宽厚尾柄短,整体呈椭圆形。嘴脸象鹦鹉,大眼,嘴巴小巧。

  “这鱼胖嘟嘟的,真可爱。”年轻女子说。

  “这是血鹦鹉鱼,很好养的,我邻居家里就有一缸,不过颜色没有这个正。”男子给女友介绍。

  李方成感觉这个时候该上场了,他拿起一块发面饼子,走上前,一边掰碎一边往鱼缸里投。

  鱼缸中的血鹦鹉立刻兴奋起来,摇头摆尾纷纷抢食儿,血红的身躯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耀眼。

  “这鱼多少钱一条?”年轻女子忍不住了,发声问道。

  “一百五。”李方成回答。

  “这么贵啊,我看别家这么大的血鹦鹉才五六十块钱。”男子皱起眉头说。

  “二位,这观赏鱼和吃的鱼可不一样,不是光论个头儿大小的,还要讲成色、品相,你看我们这里的血鹦鹉,这红多纯正,没有杂色,如果是发粉或者发暗,价格就要差几倍。”李方成用记熟的台词回应男子的质疑。

  男子沉吟着,虽然很喜欢,但还是感觉有些贵。

  年轻女子却不愿再等了,她推推男子的胳膊,递给他一个确定的眼神。

  “那,我要六条,再便宜点儿。”男子无奈,只得让腰包破费了。

  “那一共就八百五吧,不能再低了。这种鱼我们进价也很贵的,没多少赚头。”李方成故做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会儿,让了五十块钱。

  男子还要还价,李方成断然拒绝,只是说可以赠送两块店里特制的高级营养鱼饲料,和一袋营养水。

  女子又推了男友一把,男子终于妥协了。

  李方成取袋子,灌水,捞鱼,打气,扎口。做得多了,现在这几个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男子付了钱,提着鱼袋子、赠品,和喜滋滋的女友一起出了店门。

  送走了这一对儿顾客,李方成继续收拾店里的东西。

  早上用三轮车拉了几桶水过来,用了四十多分钟,不轻松,但对于正经干了几年农活的李方成来说倒也没觉得很累。拉到大厅的时候,隔壁老王还让伙计过来帮忙推车、卸车。

  随着生意的好转,特制水需求量也增大了,观赏鱼这种东西很娇气,从店里卖出的鱼拿到顾客家,如果马上放入家中的鱼缸,由于水质差异过大,观赏鱼很难适应,轻则生病,重则翻肚皮,丢掉小命。

  所以每次卖鱼的时候,李方成都根据情况,或卖或赠地让顾客带上一袋店里的特制水回去,加入家里的鱼缸中,使水质差异减小,让观赏鱼有个适应的过程。

  实际上,一个八十公分左右长度的鱼缸,加入一袋两升的特制水以及鱼袋子中本身的水,就可以让观赏鱼安全过渡,存活率极高。这是经过实践验证过的。

  鱼缸中添加一部分特制水,可以使鱼的保持良好的状态,当然这不能和店里整缸的特制水比,毕竟是稀释过的。

  但特制水终究是消耗品,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失效,所以顾客还得到店里继续买水消费,这也是一项长期生意,二十元一升的价格虽然不高,但细水长流,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

  当然,顾客不愿再次消费也没关系,观赏鱼已经慢慢适应了顾客家中的水质,存活不成问题,但状态、品相就得听天由命了。

  另外水族店还有专门针对高端客户的上门水质维护服务,根据路程、用水量等情况,每次收费在六、七百至一千多元不等,不过到目前为止,接受这项服务的还只有任林生一家客户。

  罗胖子告诉李方成,上门服务的目的并不仅限于赚取服务费,和高端客户经常接触,可以创造出更多的生意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李方成也赞同这个说法,上次夺取龙鱼王的时候,任林生的朋友老陈就委托他们寻购一条极品红龙鱼,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机会实现罢了。

  正当李方成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旁边的老王又过来了,穿着一件圆领T恤,依旧拎着他的大茶缸子。

  “方成,忙着哪。”老王打着招呼。

  “刚卖了六条血鹦鹉,现在没事儿了。”李方成回应道。

  “呵呵,要说你们这店生意还真好,卖的鱼都比别人贵。”老王羡慕地说,溜达到鱼缸边观看各色观赏鱼,口中不断发出啧啧赞叹声。

  “老王,你那儿的生意也好些了吧?”李方成问。

  “托你们的福,最近好多了,昨天碰到个大户,一气儿买了八条花罗汉,花了五千多块。还有,这段时间一条鱼也没死,心里踏实多了。你们那个水还真管用。”老王面带喜色地说道。

  “呵呵,老王,这水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就行了。”李方成提醒道。

  “这个我当然明白,谁想给自己找不痛快啊。方成,你这儿以后要是有什么力气活儿,就找我店里的伙计帮忙,别客气啊。”老王很仗义地说。

  “好,我不客气。”李方成也很爽快地答应。

  老王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李方成。

  “对了,我还差点忘了。这是给我供货的一个观赏鱼批发商,我干了这么些年,都是从他那里进货的,关系处得不错。他那儿可有不少好东西,就是地方有点偏。你们有空可以去看看,报上我的名字,他会照应的。”

  李方成接过名片,心里很高兴,知道老王这是投桃报李,一般情况下店家是不会把自己的供货商轻易告知别人的。

  现在自己和罗胖子进货是从别人那儿得知的公开批发市场,供货商良莠不齐,在鱼身上玩猫腻的也不少,需要一家家仔细甄别,很是麻烦。这下好了,老王主动提供自己的供货商,这可是个不错的渠道。

  老王又聊了几句,店里伙计过来说有顾客买鱼压价,他做不了主,让老王过去。

  老王提起茶缸子,乐颠颠地回自己店去了。

  李方成把老王给的名片收好,回头儿把这事情和罗胖子说说,找时间去一趟看看货。

  正想着事情,手机铃声响了,李方成从裤兜中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现在手机搔扰电话、垃圾电话很多,他不假思索地按下了结束键。

  谁知没半分钟,电话又响起来,还是那个号码。

  李方成皱眉想了一下,终于还是接听了。

  “方成,你小子架子真大啊,打半天你都不接电话。”听筒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语气很是不满。

  虎子,听出来了,原来是这家伙。

  “虎子啊,我不知道你买手机了啊,还以为是搔扰电话呢。呵呵。”李方成笑着说道。

  “搔扰你个头,我就不能买个手机吗,你小子进城过好曰子了,就把兄弟们给忘了吧?”虎子忿忿地说道。

  “过什么好曰子啊,还不是要天天干活儿,累着哪。”李方成打了个哈欠说道。

  “废话,谁不干活儿啊?你别给我叫苦,然子哥不会亏待你的,要不然你小子早就溜溜跑回来了,现在肯定过得爽着呢。”虎子显然不信对方的说辞。

  “真的很累,没骗你,白天干活儿,晚上还要念书,要不然我哥就要把我撵回去。”李方成无奈地说道。

  “那也是然子哥为你好,对了,你现在干什么呢?”虎子问。

  “养鱼,观赏鱼。”李方成回答。

  虎子对这块儿不了解,继续细问,当听到观赏鱼尤其是金龙鱼的价格后,惊叹不已,真是想不明白城里人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买光能看不能吃的鱼。

  又听说李方成养的鱼夺得了龙鱼王的称号,出尽风头。他连声赞叹。

  接着,李方成和他聊了城里的一些趣事,包括游戏厅的气派等等。让虎子对城市生活更为羡慕,恨不得长翅膀马上飞过去。

  “方成,你和然子哥说说吧,我也想过去,现在你不在村里,我说话都找不到个伴儿。”虎子提出请求。

  “说说倒是也行,就是然子哥担心你赌姓不改,进城后会惹出麻烦。”李方成说出了然子哥最担心的事儿。

  “你告诉然子哥,只要他答应让我进城,我马上把斗鸡全部卖掉,以后再也不搞了。话说回来,我以前也就是玩玩斗鸡,其他什么麻将、扎金花我从来都不沾的。可别把我看成赌徒啊。”虎子恳求道,语气有点委屈。

  “哎,那好吧,我去说说,成不成的我可说不好。”李方成无奈地应承下来。

  “好好,只要你去说,然子哥一定会同意的,你和他讲,我过去一定听他的安排,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决不打折扣的。”虎子急忙表决心。

  “好了,好了,先这样吧,有消息我再告诉你。”李方成说完挂断了电话。

  虎子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为人仗义,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有什么好事儿也老想着自己。一起去乡里租武侠小说看,自己没钱,还老是让虎子掏腰包。和别人打架的时候,虎子也总是站在自己一边。

  现在自己好过了,要是不管虎子,实在也说不过去,还是找机会和然子哥好好说说吧。其实水族店里也缺个人,虎子来帮个忙正合适。李方成想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