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村 > 乡村小说 > 悠然农庄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陈大厨的抉择
听书 - 悠然农庄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五十七章 陈大厨的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天海市城北深安大街中部繁华商业区,有一座三层中式建筑,飞檐斗拱,朱漆彩绘,木雕花窗,古色古香的外观甚是引人注目。

  建筑正中的挂一块黑底的招牌,上书“邀月楼”三个遒劲有力的金漆隶书大字。

  这便是享誉天海市餐饮界数十年的老字号???——“邀月楼”。

  此时正值中午用餐时间,酒楼大厅的上座率几乎达到了九成,身穿中式制服的服务人员端着托盘在一排排餐桌间来回穿梭,把精美的菜肴送到客人面前。

  整个就餐环境热闹但并不忙乱,顾客虽多,却并不大声喧哗,一派秩序井然的样子。

  酒楼宽大的后厨房,众多忙碌的厨师、配菜工中,一位粗眉毛、红脸膛,身体有些发福的中年厨师,正在来回巡视指挥。他的胸部佩戴一块胸牌,上面写着:厨师长陈传忠。

  用餐高峰期渐渐过去,陈传忠离开厨房,来到旁边的休息室。

  他坐到椅子上,摘下厨师帽,露出有些谢顶的头部。倒了杯水喝了几口,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自从年初的时候离开吴记拉面馆,至今已经好几个月了。

  那时邀月楼的曾老板派他过去指导吴记的热菜部,不想后来却发生了吴记为了和旁边的包子铺争抢生意,不惜在汤锅底料中添加违禁调料的事件,陈传忠当时愤然离去,回到了老东家的酒楼。

  曾老板得知原委,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责怪他,让他继续回后厨工作。

  陈传忠回到原先的厨师长工作岗位,手下还是那些熟人,工作上顺风顺水,得心应手,渐渐就把那件事情淡忘。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连续多年大熊的股市,今年以来在管理层的口水精心呵护下继续暴跌,指数再创新低。曾老板由于炒股融资爆仓,亏得血本无归,还欠下了一大笔债,无奈之下,只好卖掉手中最值钱的资产——邀月楼。

  当真应了那句话,奔驰车进去,三轮车出来。

  买下邀月楼的项老板,以前也是开酒楼生意的。接手第一天,就找到陈传忠,劝慰他安心工作,还给他加了薪水。

  陈传忠在邀月楼工作多年,对它颇有感情,见新老板似乎也不错,便打算继续干下去。

  谁知后来发生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首先就是酒楼的采购部进货了一批来历不明、无标识的食用油,交给后厨使用。这在以前的邀月楼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陈传忠为了此事找到厨房总管,质问他怎么回事儿。秦总管是项老板带过来的,属于嫡系,对待酒楼老人的态度要比项老板傲慢得多。

  面对陈厨师长的质疑,秦总管不屑地说项老板的其他酒楼餐厅都是用这种油,已经很多年了,绝无问题,但并不肯说明油的具体来源。

  陈传忠是个对厨艺、美食虔诚到几近痴迷的人,自然不肯接受,他当时脾气也上来了,不再与项总管争辩,联合其他厨师,以不能砸邀月楼的牌子为由,直接拒绝使用。

  由于人多势众,压力颇大,项总管临时更换了食用油,但双方的芥蒂已然结下。

  陈传忠刚歇了二十分钟,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助手小方走了进来。

  “陈师傅,新上了一批鱿鱼,你是不是看看去<恋?老?村><ⓦⓦⓦ.ⓛⓘⓐⓝⓛⓐⓞⓒⓤⓝ.ⓒⓞⓜ>?”助手小方过来找他。

  “鱿鱼?你看看不就行了。”陈传忠有点不耐烦。

  “不是,这个……有点不太对路。”小方支吾着说道。

  “怎么,东西不行,那退回去不就得了。”陈传忠盯着小方说道。

  “这个,秦总管非让用。你看……”小方显得很为难。

  “又是秦总管,我瞅瞅去。”陈传忠闻言站起身,向后厨库房走去。

  小方赶紧跟在后面。

  一分钟后,陈传忠蹲在地上,检查塑料筐中的鱿鱼。

  鱿鱼看上去很新鲜,白白净净的,肥大光滑,他伸出手指在表面按一下,很有韧劲。但他的脸色却显得凝重起来。

  他又凑近闻闻气味,终于确定,眼中流露出一丝怒意。

  陈传忠呼出一口气,起身往库房另一边的走廊行去。

  厨房总管办公室内。

  深红木色的办公桌后,一位马脸、小眼睛,约五十岁年纪的中年男子坐在靠背椅上,眼中露出不耐之色。

  “秦总管,这批鱿鱼有问题,我不会让它进厨房的。”陈传忠站在房间中央,语气坚定地说。

  “我说老陈,你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上次油料的事情我就没跟你计较,项老板的其他餐馆酒楼一直都在用,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怎么到了这儿就不行?那油只不过是进货渠道特殊一点,但绝对不是地沟油之类的垃圾,我们都是做高端餐饮的,还丢不起那个人。”秦总管冷着脸说道。

  “油的事情我不想多说,现在我就是问这鱿鱼是怎么回事儿?”陈传忠把话转入正题。

  “鱿鱼的事儿我知道,不就是用稀释过的福尔马林泡过吗?而且这不是普通的百分之三十五至百分之四十的甲醛水溶液,甲醛含量比这个要低得多,是在安全范围之内的,凭我多年的经验可以保证。话说回来,现在是夏天,水产容易腐烂,用这种方法保鲜在行内早就是通行做法,又不影响材料的味道和口感,你身为特级大厨,难道不知道吗?”秦总管语气又加重了些。

  “我当然知道这些手段。不过,我们邀月楼从来都是用最新鲜的食材和配料,邀月楼的口碑是曾老板苦心经营多少年才积累下来的。你们这是要砸牌子啊。”陈传忠痛惜地说道。

  “砸什么牌子?老陈你也太危言耸听了吧。中低档的咱们不去说,就说现在整个高级餐饮行业,哪家能完完全全用最新鲜的食材?目前餐饮市场竞争这么激烈,人工、运费都在上升,要是全用最好的东西,那成本还要不要考虑?我也是厨师,但作为厨师难道就光考虑自己的利益?”秦总管也恼火起来。

  “我就是个厨师,想不了那么多。反正这批鱿鱼我不接受。”陈传忠不想再多说,撂下这句话转身出门。

  秦总管拍拍脑门,伸手把桌上的水杯举起,就想往地上扔。不过最终还是忍住,缓缓把水杯放回原位。

  等陈传忠回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小方和另外一名杂工正在把刚才那筐鱿鱼往里面搬。

  “小方,这是怎么回事儿?”陈传忠带着怒意地问道。

  “陈师傅,这,这是李师傅让搬的。”小方面带尴尬地回答。

  “哎呀,陈师傅,听我一句劝,我们只是给酒楼打工的,太较劲有什么意思呢?”李师傅走过来劝道。

  “是啊,陈师傅,邀月楼现在已经是项老板的。他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呗,只要不太过分就行了。”张师傅也过来搭话。

  “项老板对咱们也算不错了,这不,大伙儿都刚加了薪水。咱们还是不要和人家硬顶了,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不容易啊。”大嗓门的金师傅加入队伍,和他平时火爆的脾气判若两人。

  陈传忠的目光从这些熟悉的面孔上一一扫过,却感到非常陌生。

  厨房里一下子沉默下来,所有人都闭嘴不言。场面十分怪异。

  良久,陈传忠终于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

  “算了,你们随意吧。”

  说罢,他走去休息室,换上便服,从后门离开了邀月楼。

  御马河是一条贯穿天海市南北的城市内河,前两年市政斧花费了大量的财力人力治理河水,并沿河岸修建了市民休闲公园。每逢炎炎夏曰,河边一排排高大的垂柳带给人们连成片的树荫,成为附近居民避暑纳凉的好去处。

  陈传忠此时正沿着河堤路缓缓行走,波光粼粼的河水,清凉的河风,使他感觉心中的郁闷之气似乎减退不少。

  自己在邀月楼已经干了将近二十年,从最初的杂工开始,一级级做到了如今的厨师长。其间经历了漫长的刻苦训练过程,一双手都不知被烫伤、划伤了多少回。

  凭借顽强的毅力和对美食、厨艺近乎偏执的热爱,总算扛了过来,一次次培训,考级,终于拿下了特三级的厨师证,成为无数人羡慕的高薪大厨,可是,自己毕生追求的目标就仅限于此吗?

  他感到有些困惑,只是漫无目的地往前方行走,天色渐渐暗下来,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安泰路大街上。

  再往前,不就是石鼓巷了吗?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他觉得很奇怪。

  那个吴记拉面馆后来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实属咎由自取。不过在那几个月里,吴老板对他还算不错,走到这一步,也还是令人惋惜。

  既然来了,那就过去看看。

  陈传忠拿定主意,向安泰大街路东走去。十分钟以后,达到石鼓巷街路口,拐弯进去,迎面就看见灯火通明的包子铺,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晚餐高峰期,但这里依然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再往前,就是原吴记的店铺,也是一片繁忙,顾客比包子铺更多。等等,不对,他抬头望去,原吴记店铺的上方灯箱招牌竟然标着《悠然农庄包子铺》的字样。

  原来包子铺已经接手了吴老板的铺子,营业面积扩张了两倍,生意还照样这么好。陈传忠心中感慨。

  他想起年初时品尝过的农庄包子,还有那次拜访,年轻的小李老板展示的一棵润洁如玉的大白菜。无不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出来闲逛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于是他随着几位顾客进入南边店铺的大门,进来后才知道,包子铺采用了标准快餐的营业模式,即先去柜台交钱开票,然后端着空餐盘去领餐台,凭票领取食品。

  当然,先要排队。足足排了半个小时,才轮到他。陈传忠端着装了四个包子,一杯绿豆汤的餐盘寻找座位,刚好靠墙角的一个独座有人离开,他快走了几步,占住那个位置。

  包子入口,猪肉白菜馅的,味道依旧是那么鲜美醇厚,其中白菜馅的清香纯净,与当初尝到的一般无二,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包子铺对材料品质的控制很严格啊,他暗暗感叹。

  还有这杯绿豆汤,汤色淡绿清澈,清甜通透,几口下肚,全身的燥气很快消除大半,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解暑佳品。

  不过根据他的舌尖传来的信息判断,煮绿豆汤的水绝非凡品,市面上卖的普通矿泉水、纯净水之流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估计是从哪儿搞来的高等级山泉水。

  用餐过半,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油然而生,让人舒适惬意。白天的不快和郁闷在这时似乎也变淡了。

  优秀的食物料理能给人带来幸福的感觉,陈传忠从来都是相信这句话的。

  他抬头望望四周,果不其然,就餐的顾客们,无论是吃包子,还是吃凉面的,几乎人人轻松愉快,面带满足之色,整个大厅的气氛十分融洽。

  就餐环境也是十分良好,墙面、天花、玻璃,通道,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且,这么热的天,大厅内似乎见不到一只苍蝇蚊虫,相当的难得。

  难怪这里生意兴隆至此啊,他顿时释然了。

  **********************李悠然正从后院鱼池巡视过来,路过大厅走廊,不经意间看见到一位红脸膛,头发有些谢顶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墙角一个单人座位上用餐。

  这个人好面熟啊,他仔细回想,对了,这不就是当时吴记的陈大厨吗,年初还来过包子铺拜访,当时他还要求购买一些蔬菜给他的什么老东家,被自己婉言谢绝。

  后来两人还聊了很久的天,言谈中感觉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今天怎么到这儿吃饭来了?李悠然觉得很奇怪。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打个招呼吧。

  想到这里,李悠然顺走道拐了个弯,然后径直走到陈大厨身边。

  “陈师傅,别来无恙啊。”他说道。

  陈传忠正在出神儿,突然听见身边有人跟他说话,不由微微一惊。

  抬头看去,原来竟是包子铺的小李老板,不过比当初见到他的时候似乎更精神健壮了一些。

  “小李老板啊,幸会幸会。”陈传忠起身,和对方握了握手。

  “陈师傅今天怎么得空光临小店啊?”李悠然微笑着问道。

  “这个,嗨,一言难尽。”陈传忠脸上现出一丝苦涩。

  李悠然察言观色,知道对方可能遇到什么难处了,自然不方便在这里讲。

  “陈师傅,要不到我办公室喝杯茶吧。”李悠然邀请道。

  陈传忠略微思索一下,便点头同意,于是二人一同前往李悠然的办公室。

  当夜,小李老板办公室的灯一直亮到很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